*
牯嶺街社區環境改造計畫-從「舊書市活動」出發

  牯嶺街書香創意市集從社區出發,融合地方文史薪傳與藝文表演,創造牯嶺街新舊風貌與多元活力,在95年11月舉辦時,短短2日就創下4萬人次的紀錄,成功催生各地如雨後春筍般的創意市集文化活動。
  超過50餘組舊書攤、出版社提供特惠好書與夢幻珍本,邀您一同徜徉書海;並以牯嶺街「臺灣第一舊書街」文史記憶為基調、社區居民與社區規劃師為力量策動牯嶺書街藝文氛圍重現,邀集各路賣書郎,齊聚牯嶺街,共同書寫城南藝文新文本、打印牯嶺記憶新書樣。
  北教大文化產業學系一群不滿20歲的新生除了籌備市集工作,更踏實拜訪鄰居,撰寫市集遊玩情報推薦社區好店、郵幣社,並規劃市集表演巧妙融合鄰近攤位、周邊店家與騎樓空間成為一自然而然的舞臺空間,取材、創作、展演皆於街道真實場域,拉近本地社區居民、創作者、參觀者間的距離,激盪、實驗、整合「社區現在進行式」的文化意象認同。
  除了由牯嶺街小劇場及臺北教育大學號召之街頭藝人表演包括戲劇、功夫與樂團外,更推出具有社區特色的「遊街看戲流動舊書BAR」,結合書攤與藝文表演,沿街穿梭、展示舊書、定點演出,讓參與民眾重溫牯嶺街舊書文化的記憶並跨越時空與現代藝術結合。
  舉辦了規模相當大的封街書香創意市集。共同合作的單位有龍福里辦公室、台大城鄉所在這裡協助社區營造的學生,以及藝術領域的牯嶺街小劇場、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的南海藝廊等。南海藝廊做為這個活動的主力單位,在這裡想探討以廣義的藝術活動來促成牯嶺街「再生」的可行性以及限制。
  這個活動從牯嶺街的南海路口延伸到寧波西街口,一邊是以創意市集為主的創意市集區塊,除了創意市集的攤位,還包括牯嶺街小劇場前面的街頭藝人表演、靠近南海路口的街道家具區,以及在還未完工的台大學人宿舍內由荷蘭藝術學院與台北教育大學藝教系學生合作的聲音實驗成果展。另一邊是以書攤為主的書香市集,包括舊書區、出版社區、書香茶館,以及公益區、主舞台、主服務台等。
  在創意市集這一端的牯嶺街南海路口處,使用紅色門、窗,以及回收的沙發、當床鋪用的瓦楞紙箱等,創造了一種街道劇場的效果。參與創意市集的遊客可以在這休息,也可以在這感受一下街道變客廳的奇怪感覺。我們給這個活動命名為「斑馬線上的客廳」,因為馬路變成了「廣場」,傳統的「廣場」本來就經常充當大眾的客廳。另外在大床鋪上持續進行的市民拼「百衲被」活動,也創造了凝聚市民情感的功能。如果將這些活動放在牯嶺街小劇場前,並將原先零星的街頭藝人表演,發展為與社區歷史有關的歌舞劇,那麼效果將會更好,這將是未來的計畫。

牯嶺街小劇場在牯嶺街上佔據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位置,它的兩邊各有一條小路深入社區,門口前相當寬的人行道以及特別空出來的街道,正好形成一個戶外劇場空間。在這劇場空間附近本來就有大量逛市集的遊客,當然在表演的時候能夠立即將逛街的遊客轉化為看戲的觀眾。
  牯嶺街最被津津樂道的記憶是它的舊書街,舊書街除了舊書商店外,其實還包括販售舊郵票以及舊錢幣的商店。目前,牯嶺街還剩下少數舊書商店,以及賣舊郵票、舊錢幣的商店,但是往日整條街的那種氣勢及特殊氛圍早已經消失了。那麼在牯嶺街,空間「再生」是不是意味著要再恢復與舊書、舊郵票、舊錢幣商店有關的舊日風華?以及喚醒這個地區的特別歷史事件?也就是說,除了恢復這個地方的傳統商業活力外,還包括維持這個區域的歷史記憶的濃度?在街道外型都已經大幅度改變的情況下,這種期待容不容易實現?
  這裡區域特色仍然非常的濃郁,那些連續的古老磚房、狹窄的街道將整個區域特色保護得很好,外面連外道路上車水馬龍,完全沒有打散舊社區裡面的濃郁風味及能量。位在南海路、重慶南路、和平東路,以及羅斯福路之間的這個牯嶺街周邊舊社區,實際上還被幾個佔地頗大的醫院以及公家機構所切割。這裡實際上沒有辦法維持如同大溪老街附近巷道內的那種連續的濃郁的區域色彩。除了牯嶺街的舊書街的主要記憶能量及零星的商店之外,這個地方還有甚麼是異於其他逐漸凋零的舊社區的有力條件?
  牯嶺街小劇場與南海藝廊都在牯嶺街路邊,並且相距只有100公尺。牯嶺街小劇場的大門就面對著牯嶺街,並且小劇場愈來愈把門口的街道當成表演空間的延伸。繼承華山藝文特區的精神,南海藝廊除了要推廣當代藝術、改造藝術生態外,還希望透過連結藝術社群來協助社區發展。這兩個外來的藝術常駐機構是否才是真正構成牯嶺街「再生」的主要新動力?

 瀏覽人數: 1676  更新日期: 2009/07/14 轉寄好友 | 友善列印 | 轉存PDF | 回上頁 |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