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魅力城鄉主題館(城鄉風貌、城鄉 景觀)--創造21世紀生活的美麗悸動-台灣人文城鄉環境發展的思與行
城鄉專欄(四)圖1(在新視窗開啟原尺寸圖片)城鄉專欄(四)圖2(在新視窗開啟原尺寸圖片)城鄉專欄(四)圖3(在新視窗開啟原尺寸圖片)

撰文.圖片提供/曾梓峰

  空間的打造經驗並非單純來自於為環境綠美化、來自於城鄉風貌改造,而是為了創造生活最原始的感動與悸動、還原地方生命延續的空間 (生活、生產、生態),以及構築人與人、人與環境間最直接的生活脈絡展現。
  在全球城市競相追求各自特色表現之際,台灣若沒有發展人文及風貌特色的城鄉環境,將會是追求因世紀競爭力的最大障礙。在一個競爭發展的時代,講究的是相對差異、無可取代資源與策略位置的凸顯,與具有特色生活方式與相配套的實質環境之管造與經營,因此地方如何凸顯以及自我詮釋地方生活的特色、如何發展特殊能力承載這些特色,地方又如何發展制度性的脈絡永續營造地方的特色,就成為城鄉人文環境發展的重要課題和任務目標。

 

台灣城鄉人文環境發展之痛苦經驗與成長
  就整個台灣經濟發展的角度來看,台灣近半世紀來從一個農業社會轉型為工業社會,國民生產毛額更由1951年的145元美金快速增加到2005年的14000美元以上,與西方國家的發展成果不惶多讓。然而當西方國家隨著工業化呈現高度的經濟發展,其整體社會實質環境品質與風貌發展也達到一個水平,並且成為高水平文化與文明表徵的同時,台灣的社會卻呈顯了一種迥然不同的面貌。
  單調毫無特色的城鄉環境風貌和景觀,髒亂擠醜被批評為不適合居住的生活環境,對眾多的台灣民眾來說,確是一個很難堪的話題,這不僅是外國朋友對台灣的批評,也是政府近年積極投入相關政策計畫中所自我承認需積極反省和改造的經驗。這些經驗所透露的,不僅僅是一個令人難堪的社會文化發展現象,它更成為一種社會危機經驗,危害到國家社會整體的競爭力。這些混亂、醜陋沒有特色的地域環境風貌,絕對不是一時一刻產物,它的形成與台灣社會發展的模式和經驗有關。這種環境特徵的形成,由文化資產保存與都市發展的衝突、單調且缺乏多元文化經驗的城鄉環境、髒亂擠醜成為台灣城鄉環境的文化經驗,以及國家公共建設缺乏對地方生活與風貌特色之回應的四條主要經驗軸線可以被觀察到。
  傳統歷史空間與環境,為過去台灣社會發展過程中所累積下來的資產,也是地方文化永續發展和競爭力展現的基礎。但由國家傳統經濟發展政策所導引之都市發展價值中,充滿對房地產與建築容積的追逐與利益想像,因此造成民眾對重要文化資產所呈顯的歷史意義與文化價值產生漠視與破壞,更突顯出整個政府及民眾對社會價值的想像產生極大的扭曲。這種對台灣傳統歷史環境的漠視與破壞,不僅使得台灣城鄉環境的逐漸失去特色,也呈顯出令人驚異的單調與無聊。無論從都市到鄉村,從山上到海邊,從本島到離島,都市空間、建築類型與風貌、公共設施、道路經驗,居然皆呈現出一種同質性且單調無聊的環境形式與風貌意象,在一般民主國家的發展經驗中,會出現這般單調與無變化,且全國一致的現象,的確是少見的情形。
  台灣的城鄉環境單調一致,毫無特色的經驗,也具體呈顯在公共設施的建設上。由於長期以來中央掌握大部分的相關資源,地方發展主要靠中央補助;特殊的地方財政制度,促使中央取得地方建設經驗的主導權,中央所制訂的營建規範,也因此成為地方建設唯一的標準規範,也成為決定了地方環境風貌塑造的最重要機制。在一般西方國家「地方造型權」是地方的自主權,由地方透過法令規範,來決定地方環境風貌的特性和形式,也因此可以形塑地方環境的獨特風貌。雖然城鄉風貌改造運動型塑地方景觀有逐年的伸張與進步,但過去至今長期的制式化規範,整個台灣單調無特色的環境,相對被政府的公共建設佔了很重要的一部份。

 

國際人文城鄉環境的行動
  城鄉之所以會讓人覺得有魅力,除了本身的建築物與環境的有相當程度的關聯外,諸如民俗活動等「非建築」的軟體建設,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而台灣目前最大的環境營造困境就是在於缺乏「人在地方生活的經驗展現」,使得整個環境呈現一種同質性。而這種同質性的環境其實明確的反映出國家政策中相對缺乏價值性的導引、相關提供民眾承載的機制及法令計畫制度脈絡的缺失。世界各國在面對全球化產業經濟"問題,但皆以積極地引導及誘發「人文環境」的營造概念融入他們的城鄉發展中,創造獨有且相對自明的城市新生活、新意象:

日本都心區營造一京都
  京都曾是日本的首都,也是日本發展相當早的地區,因此整個京都市內擁有相當多的豐富歷史文化資源。在地景方面有如清水寺、金閣寺、銀閣寺等傳統建築,軟體方面有如吃、穿及相關民俗活動等方面,但在整個都市化的過程中,道路的開闢、土地與建築物的開發,無形中造成了歷史文化資源的傷害,形成保存與開發的相互衝突。因此京都市政府在為了使京都市都心歷史區域不致空洞化,捉出了京都市都心區的營造。
  操作的概念簡單而樸實:首先強調京都特有的都市傳統節慶活動,以傳統文化作為主題並搭配特殊的都市行銷方式,以創造京都的經濟文化價值。同時,地方政府扮演一個支持民眾保存運動的重要投資與支援者的角色;透過由下往上的協商過程,提出傳統建築的保存,並由公部門來認定補助,協助派建築師或建築專家,提出營造構想,且經過一個建築協定的歷程,在地區居民願意的話,再報到市政府去爭取資格成為保存區,或者如舉辦傳統京都火車站保存的大型競圖活動,並開放民眾共同參與及討論等方式。其所營造出來的成果是京都市特有的人文城鄉環境,是存在一種社會制度,市民的民主,由下往上的結果。再者,柑關大型土木工程會考量當地特殊景觀價值及配合具有創意的想像;轉換土木工程開發不再只是工程行動的思維,每一個行動都有其被賦予的生命與故事,與民眾生活是連結的;以銀閣寺旁的哲學之道為例,它原是一條水道北邊的支流工程營造,但是河岸兩側種植櫻花,賦予故事,美麗的景致宜人,吸引京大的哲人在此散步,而成為最著明的景點之一,也是日本人歷史城區的新驕傲。

德國內城改造 -柏林
  最近十年,柏林的發展堪稱是整個都市發展界中最重要主角之一,尤其在徑歷過二次大戰的戰火摧殘及國際情勢,使得德國被一分切成兩半,40幾年後的德國雖然在柏林圍牆倒塌後而統一,德國政府亦決定將首都遷往原東德首都柏林,為飽受戰火及歲月摧殘的伯林創造了成為一個世界級都會的機會,因此柏林的首都再造計畫便成篇德國城市發展重要的一環。
  但40幾年的分隔,已經有非常多的束西被改變,尤其原本2個城中心各自有各自的基礎設施、生活脈絡及文化經驗,統一後整個國際情勢的變化,加上目前整個都市發展潮流皆以永續都市發展目標追求與經驗的營造為主題,對整個伯林而言,這樣的經驗對傳統的柏林是衝擊也是新的經驗,因此要如何將破碎分裂的柏林城中心以實驗及創新的制度進行生活脈絡重建及整合,又能保存傳統的柏林文化經驗,便成為最大的挑戰。
  這挑戰嘗試追求歐洲都市新標準的用範,就是營造一個人文性生活的「歷史城中心」。整個竹林改造計劃包括首都計畫、歷史老城區再造計劃。斐得列大街的改造與亞歷山大廣場計晝、坡茨坦廣場計劃(多元都市核心計畫)與柏林內城改造市民承載式規劃工坊計畫。計劃中,斐得列大街的老房屋透過修補的方式重建,而亞歷山大區大部分屬於新建的。但透過新建後老城區是而就能合而為一,是一個大問題,於是他們結合了市民承載式規劃工坊計畫,擇八個點進行實驗計畫,嘗試提出一個概念讓民眾瞭解如何從生活裡動員,重新來整造這個城市的魅力。
  簡言之,柏林整個城中心的形塑的末來發展契機,便是結合永續發展的議題來作為發展的考量及行動;以永續發展、鼓勵創意展現與實驗之理念,落實於整個柏林再造計畫。改善市內環境,使整個城市的競爭力提升,同時創造出整個難以推估的附加價值。成立規劃工坊及協力性計畫推動團隊真實承載相關柏林改造計畫。舉辦公共論壇、構想發表會與專題演講系列,邀請各種不同利益團隊代表共同推動圓桌會義與協商,以凝聚共識。以永續發展之理念強調保存市內傳統建築,同步推動交通、生態、環境承載、公共空間等新生活標準議題於相關部門計畫之檢討,並將其共識內容交由議會通過。
  柏林在面對本身內部歷史脈絡、行政制度及法令的挑戰,及整個國際區位的變化後,決定以歷史城中心的恢復來創造柏林魅力的資源、創造柏林社會混合生命價值城市的新基礎,十年內城改造經驗成為歐洲都會的新標準  人文生活的歷史城中心(生活、工作、居住、歷史、文化、溝通、階級融合的都市環境)。

 

創造21世紀新生活空間
  真正生活文化,真正都市魅力的創造其實是透過民眾在自己地方生活的重新開展及成長才有辦法被塑造。文化的基本意義就是生活的展現,因此人文城鄉環境便是地方社會民眾生活營造經驗的表達。
  當前全球化是影響台灣社會發展的主要支配性力量,作為一種區位性的競爭條件,國家與地方政府合力塑造良好的社會意象以及生活環境品質,已經成為國家與社會參與生存競爭的基礎。因此整體優質生活環境的塑造不僅本身是國家與地方競爭力展現的具體表現,人文城鄉環境的塑造更是培養整體社會與地方競爭力最重要的機制,其推動工作也因此必須有新的架構與訴求,無論是民間還是公部門,是地方還是中央,均應該發展出新的行動模式與機制。
  我們期待未來在進行城鄉景觀風貌營造運動之時,國家能更積極地以管造人文城鄉環境為政策訴求的資源投入、搭配軟硬體計畫,並透過民眾集體生活的營造、社會生活模式開展的動力,以及來自於社會民眾對生活環境的需求,在各種社會力量的參與和交互計較下,逐漸形成一種新的社會生活的模式,也展現成一種具有整體特色和氣質的環境風貌,創造21世紀屬於我們生活最美麗的悸動空間!


 瀏覽人數: 2478  更新日期: 2012/09/13 轉寄好友 | 友善列印 | 轉存PDF | 回上頁 |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