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城鄉主題館(城鄉風貌、城鄉 景觀)--邊城石牆當前哨 -- 馬祖傳統聚落建築修繕再利用與公共設施改善
馬祖北竿芹壁村(在新視窗開啟原尺寸圖片)馬祖南竿牛角村(在新視窗開啟原尺寸圖片)馬祖南竿牛角村咖啡館(在新視窗開啟原尺寸圖片)

 散放邊城獨特魅力的馬祖聚落再生
 
魅力馬祖:聚落保存與地方環境改造契機

 南竿鄉牛角村的聚落再生 
 馬祖城鄉風貌經營與聚落保存政策
 馬祖聚落的保存與永續經營
 改善空間:地方永續經營發展之路

 計畫基本資料
 數位藝廊

 電子地圖導覽


 散放邊城獨特魅力的馬祖聚落再生
  凝固在石牆上的文化與歲月
  記載著山城聚落共同的歷史記憶
  神秘的金馬前線、昔日的戰地、許多國人所未曾到過的 「邊城、邊境」,不為人知的「馬祖傳統聚落、民居」。馬祖地區自從解除戰地政務,落實地方自治之後,馬祖民眾的生活品質則有待大幅的提昇。在此關鍵時刻,最具地方特色及資源潛力的傳統聚落,其保存與再生適時成為地方生活環境品質與景觀、文化生活內涵同步發展提昇的「前哨站」。
  馬祖豐富的自然景觀資源以及獨特的人文資產,具有發展精緻文化生活與觀光產業的深遠潛力。而隨著地方倍速的現代化與建設,兼顧自然景觀資源保護與推動文化資產保存(含傳統聚落保存),遂成為馬祖地方讓展的重要課題。
  聚落保存工作,除了建築硬體的修繕與保存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能夠兼顧人文生活發展與文化產業的再造,達到兼具自然與人文特質的整合性保存目標,使傳統聚落的保存與再生能呈現具在地內涵的新風貌。
  在傳統聚落建築修繕的相關工作推行之際,馬祖同時進行「文化產業」的輔導經營計畫,例如閩東傳統聚落保存區的經營計畫,在傳統聚落原貌重建之後,妥善的與觀光計畫配合,充實硬體與軟體,提昇整體觀光品質。 

  >> 回頁首

魅力馬祖:聚落保存與地方環境改造契機
展現人地獨到特質的馬祖聚落
  馬祖之傳統聚落民居,一般都能跟自然環境特點,充份利用地形與地勢,並在不同的條件下組織成各種群體。由於地形條件影響,道路曲折蜿蜒,建築佈局較自由靈活,有機的形成市街或住街。馬祖民居近似的類型多分佈在黃歧、定海一帶濱海聚落;不同於連江、長樂一帶的院落群組佈局型式;這與傳統民居多沿襲傳統營建經驗因地制宜,就近取材,形成其有地域特色的建築型式有關。
  馬祖民居多為單體建築,依循著山坡等高線錯落或相毗鄰,更由於土地取得不易,在有限的建地下必需增加容積的使用需求,而產生了垂直發展的五脊四坡水(蕃仔搭)型式;在馬祖地區之傳統民居類型,興建一樓多為二坡(人字坡頂)之硬山封簷,或有夾層作儲物及多用途空間;二樓以上 (三樓為極限)之傳統民居則以五脊四坡為主。
馬祖聚落保存的危機及契機
  馬祖地區目前仍存有許多傳統閩東建築聚落,其風貌保存最完整的為北竿的芹壁村、東莒的福正村,其次為南竿的津沙村、四維村、復興村、北竿的白沙村、橋仔村、東莒的大埔等村落。而大部分的村落大多呈現新舊建物並存的景況,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傳統民居建築,點綴於現代建築樓房之間,形成十分鮮明的對比。而在國宅政策未能滿足地方空間使用總量之前,除了部分新造的鋼筋混凝土樓房之外,許多傳統民居建築,在村民的修補下,仍維持著現代生活居住的使用。
  馬祖的傳統聚落,北竿的芹壁、南竿的津沙東莒的福正等村落面臨人口外遷後,聚落頹坍、荒蕪、年久失修、岌岌可危,有待人們的重視與修繕。但過去的結構與空間機能未能符合現代生活的要求必須作適度的調整、傳統民居營造技術的式微與失傳,加上經濟或技術的考量,改採用了許多現代的方式修造建築,造成傳統聚落景觀上的破壞與不協調。
  聚落保存由於其複雜的文化特性,涉及了產權、居民之社會生活、經濟的影響、歷史的認同…等,已不只是單純的營造技術之保存,而是關係了都市計畫、財稅、經濟與社會等種種的複雜問題。在馬祖的聚落保存上,自民國八十四年由曹以雄議員在地方推動藝文活動,散播文化思想、聚落保存、島嶼開發概念之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從「藝文工作坊」到「馬祖藝文協會」,並合力推動「牛角社區發展協會」,地方上的聚落保存工作已由非主流的思維,形成如今主流的觀念,亦是政府與民間輿論的共識。
馬祖聚落保存的機緣及關鍵
  民國八十三年,曹以雄議員在偶然閱讀由漢聲雜誌出版,夏鑄九所編著《長住台灣-聚落保存與社會發展》套書,深受其中的精采內容及見解打動,也觸發推動馬祖聚落保存的念頭。
  「當時正逢戰地政務解除一年多,馬祖這島嶼上的人民長期在軍管壓抑下,終於有發洩缺口,有的趁此遠離馬祖,切割臍帶,有的內心蘊藏快速建設和追求經濟發展,盲目跟著台灣模式走,恨不得照單全收,甚至全部移植過來。因為我們來不及思考什麼才是自己所要的,北竿機場擴建,犧牲塘后最美麗的沙灘,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我想這是一個很大的危機,馬祖如不做保存,不久的將來一定會被毀掉。」
  「如果不以獨到的眼光發覺地方資源,不發展出屬於自己島嶼上歷史、文化、自然景觀的特色,馬祖在基礎建設落後、交通不便及駐軍裁減的不利條件下,真的會提早出局。」
  「當我看完義大利歷史保存的典範:波隆尼亞,以及日本反發展的先驅:妻籠宿,我覺得馬祖應朝這個方向,於是提出『長住馬祖與聚落保存』觀念,以提供公務部門及知識份子對當前環境反省的機會,更重要的是讓主其事者正視這是符合世界潮流新的觀念與做法,否則未來永續經管的困難度必將提高。」曹以雄感慨萬千。
  於是,曹以雄開始倡導 「常駐馬祖」,將聚落保存觀念引進馬祖,鼓勵大家一起來耕耘鄉土。在推動了一連串的文化活動之後,曹以雄也發覺,從自身成長的村莊做起,才是深耕與實踐理想的方式。
  因為不忍心見到具有閩東建築特色的石屋一間間的倒塌,深體石厝美感的曹以雄,就開始 跟村民一起動手先將屋子整理乾淨,「慢慢讓它活起來,讓它有生機,讓它跟人之間的互動結合在一起」,大夥的巧思創造閒置空屋的新生,茶藝館、酒館、咖啡廳,提供給民眾在休閒之餘,能在這樣環境中很安詳、悠閒地喝茶聊聊天。
  凡事起頭難,經費從何來?目前參與酒館經營的鄭麗慧解釋:「剛開始,除了自掏腰包外,我們也積極爭取承辦一些活動,因為大家都義務參與幫忙,而能有節餘來投入環境改造工作,我們從與大家切身有關的小處著手,也量力而為,南竿的環境改造及聚落保存也就這麼一步一步來。」「說實在,如果不是後來營建署城鄉風貌計畫經費的投入,像北竿芹壁聚落這麼大規模的修復還真來不及,也做不來。」。
  「希望能帶動所有的村民,共同來參與。我深知任何一件偉大的事業都是由一個人提出,由大多數人共同努力完成,新的觀念何嘗不是?初期走的深感孤獨且長路漫漫,除了藝文界的朋友給我支持外,事實上我並不寂寞,因為有許多專業人士如夏鑄九、劉可強、王惠君、陳朝興、劉還月、丘如華等教授不遺餘力地協助推動。」「目前,聚落保存觀念已躍上馬祖社會的主流價值,贏得大多數人的共鳴。隨後,更多學校老師走出狹隘的校園,關切馬祖人文的發展,成立許多團體,讓馬祖的色彩更多元化,這是我當初推動聚落保存始料未及的事。」曹以雄如是說。
  民國八十七年底的一個午後,當時服役於馬祖的成大建築碩士鄭智仁先生來到牛角,東張西望的拍攝老房子 ,被曹以雄請進「牛角藝文家族」,協助歷史性建築物與聚落空間的設計規劃,自此,馬祖的聚落保存有了科班出身的專業工作者。鄭智仁退伍後仍待在馬祖兩年,推動聚落保存工作與「城鄉工作室」的成立,也提出及參與執行後續的諸多計畫。後來,鄭智仁在離開前,先把同學邱中治找來城鄉工作室。
  最早支持聚落保存的劉縣長本身學植物,從生態的觀點體會到保存的意義,也大力支持聚落工作。縣府成立城鄉工作室,是體制外緣的團體,是機緣,也是關鍵的專業團隊。馬祖跟台灣處境不一樣,留在馬祖的人是基於對馬祖的認同。很多事需不同專業背景的人來做,留下來的年輕人找到了位置,也都積極為地方做事,也充分發揮了角色功能。
  另外,馬祖藝文工作坊、曹常永村長、曹楷智畫家、謝春福醫師、王花弟、賀廣義、林錦鴻、陳崇順老師、村內阿婆、鄭麗慧女士、鄭嬌英女士、楊繽生醫師、王連發老師、曹以泰先生和曹典孝先生等,都是推動馬祖聚落保存的大功臣。
  在有限的資源條件之下,大家努力宣導社區環境總體營造的觀念和協調村民的積極參與,並結合行政體系城鄉工作室的成立,共同推動聚落的保存。由於地區擁有豐富的自然景觀資源,以及獨特的人文資產,發展精緻文化生活與觀光產業具有深遠的潛力。隨著地區倍速的現代化與建設,兼顧自然景觀資源保護與推動文化資產保存、傳統聚落保存及歷史建物再利用,遂成為當前重要的課題。 

  >> 回頁首
南竿鄉牛角村的聚落再生
牛角發展簡史
  連江縣南竿鄉復興(牛角)村,位於南竿東屬,因狀似牛之角,故以「牛角澳」稱之,澳口南北朝向著漁產豎繞的竿塘洋面,如芹壁村一樣,有著閩東血緣關係。
  清代中葉,一群以捕魚為業,來自具樂縣曹朱村曹氏家族第四、七、八房後裔,看上的豐裕竿塘洋面漁場,捨棄以往海上牧民生活方式,率先進駐牛角澳靠近海岸地帶,積極開發「牛角陂」和「西面山」為集合式生活區。接踵而來的泉州裔船隊,因擅長獵鯊,長年在竿塘洋和三都澳附近作業,擇牛角澳東北方位落腳生根,聚居的地方稱「南館」。較晚由中隴過山而來的劉氏和連江人,以務農為業,於牛角澳西北方共同開闢現今酒廠下方梯田,並建造一排六開間的房舍,故稱「六間排」。
  民國肇興,島嶼生活安定;因海致富,帶動商業繁榮,為確保身家免於盜劫,於民國二十三年設置「竿塘聯保辦事處」,這時牛角澳治安良好,百業興盛,村內不僅有鹽倉、還開設實飲、餅店、賭館、理髮店、雜貨店…,大澳古街是牛角最繁榮的商業街,大澳古街有私墊遺址廢墟,見證牛角文教鼎盛的一頁。
牛角聚落構成
  民國三十八年國府棄守大陸,轉進馬祖列島,一度在牛角設置行政公署,情治單位、國民黨黨部…等機構亦隨駐牛角辦公,牛角澳趁勢成為馬祖列島行政中心,民國六十年以前,牛角村人口一百維持幾近兩千人之多,堪稱馬祖第一大村。
  牛角聚落主要沿澳口南側的谷地配置,兩側的砌石瓦屋沿陡坡逐級而生,形成所謂「大澳」社區的線性谷地聚落;在往東昇上則有「牛角坡」及「南館」社區,另一側則有「六間牌」社區在西側的谷地上方配置,由於大澳和牛角/南館位於東側相同面坡,因此其主街以位於30尺高程的大澳老街為舊日傳統的店肆街面;牛角聚落的傳統民居由於依山逐級配置,因此以砌石作崁成護坡,內裡木構架緊臨砌石外牆構築完整的骨架系統支撐雙坡或五脊四坡的宅頂,屋緣上置壓簷條及瓦板石,承襲著閩江口長樂一代的民居建築傳統。
  時過境遷,戰地政務解除、重要機構陸續遷移、漁事蕭條、中心國校廢校…村民商機日少,人口亦逐年遞減,荒廢的場景不忍卒睹。牛角村一批有志於打造故鄉新希望的地區藝文人士,匯聚人脈積極投入 「故鄉再造」與 「社區總體營造」運動。
牛角聚落再生
  牛角村的復興寄望於以地方資源為本的更新再造,聚落保存的蘊釀與嘗試操作已開敢希望之門,在全體村民匯聚心力的加持下,逐步再現牛角風華。
  民國八十三年牛角子弟曹以雄議員在島內推動藝文振興,散播文化思想、聚落保存及島嶼開發概念,因而掀起閩東文化熱潮。民國八十八年五月,曹以雄在議會質詢時要求縣府建設與人文兼顧:「建設從人文出發,才能永續經營。」他關心社區營造與地方文化,而以文化議題作為問政主軸,希望逐步提升馬祖的人文素質。
   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從「藝文工作坊」到「馬祖藝文協會」,合力推動「牛角社區發展協會」及「村自治委員會」的設立,從舉辦各種社區藝文活動如:美術研習班、生活講座、文史研究發表會、茶藝研習…等,到全國知名藝術家三次進駐牛角。
  從民國八十七年到八十九年,牛角共整修了七間老屋,很多人認為速度緩慢。曹以雄認為這樣的工作不是一年兩年就可以完成的,可能是一輩子的。就以曾是行政公署的張家來說,原本是曹以雄他們想整修的。但後來張家發現已經廢棄了的空屋,裡頭仍非常美,自己願意出錢出力來維修。這意義在哪裡?「人過去已經將臍帶切割了,到最後又回來,等於重新縫合臍帶。未來,鄉親願意出經費將古厝修好,他的心就慢慢又回到這個地方來。」曹以雄說。
老屋的整修變身
  民國八十七年八月,曹以雄看牛角村裡許多空屋子堆滿了垃圾,於是他跟村長曹常永商量,應該將屋子整理乾淨,讓環境清爽一點。於是在左鄰右舍、親戚好友及軍方的協助下,大 家齊力動手改善牛角村容。依山面海,破敗的石頭老屋,在地方保存及文化傳承的心意及努力下,重新豐富了在地人的生活空間。
  雖然古厝的修復再造是艱辛的工作過程,但是大家在有限的資源條件之下,努力的宣導社區環境總體營造觀念和協調村民的參與,並結合行政體系「城鄉工作室」的成立,共同推動完成數間古屋的整修,如「將養豬的廢棄漁寮改造成書齋咖啡館」、「茶藝館、藝文工坊、鄉土學堂、唐詩酒館、海景民宿、老街茶樓、老人休閒館…等」。
  「牛角經驗」再現閩東建築的風華,為馬祖找到社區發展的根脈及努力目標。
北竿鄉芹壁村的聚落再生
  芹壁聚落位於北竿島之北側,座落於芹山與壁山之間的山腳下,名之為「芹壁村」。壁山高298公尺,為馬祖列島最高峰。芹壁村落分佈於沃口附近,背山面海而築,沃口海中央有一突起花崗岩小島村民稱之為「龜島」,烏龜島四周海面清澈,有「鏡沃」之稱,傳云此龜島為村落重要的風水案山,周圍亦是漁產豐富的釣場。
  芹壁村,在宋元明時期即有先民遺跡;明末時期,福建沿海一帶矮寇猖獗,芹壁村亦為海盜強借住所之地。芹壁聚落的空間形式為馬祖列島典型的沃口集村。由芹山與壁山形成的稜線,左右包被成完整村落腹地,建築物平行等高線背山面海而築,隨著地勢高低起伏錯落,有機的發展成現今的聚落風貌。聚落的中心為天后宮,是村民信仰與宗教的重心。
  漁村聚落的成長,在民國四十年至五十年間最為顯著,形成此成長的因素包括漁業的興盛,以及國民政府遷入駐軍,並管制人口之外流。早年豐沛的漁業資源使得辛勤工作的漁戶累下傲人的財富。由聚落的建築材料與工法便可清楚的比較出芹壁在早年是馬祖地區建築工藝最為純熟且精美的區域之一,固其當年之富裕景象可見一般。
  因村落面臨人口外遷後,聚落頹坍、荒蕪、年久失修,已列為保存區.逐步分為四年計劃,採(專案方式)分期進行修繕工程「北竿芹壁聚奉修繕工程」,結合傳統匠師施工隊的健立,在修繕過程與紀錄中,達到傳承與永續發展的目的。 

  >> 回頁首
馬祖城鄉風貌經營與聚落保存政策

聚落保存政策思維
  整合性保存觀念的落實與提昇在概念的層次上,除了眼前的實質環境外,傳統聚落是蘊藏了「常民生活文化」與「社區集體記憶」的地方,它涵蓋了所有歷史、文化、藝術的資產與自然景觀。
  對於地區城鄉發展之自然環境景觀、生態保育與護育,以及對於馬祖地區的文化資產、閩東傳統聚落保存與再生、傳統文化藝術、音樂、生活飲食等多元面向,皆應有同等的重視與尊重。藉由地方居民透過公共事務的參與建構地方的文化歷史,在日常生活的空間實踐中凝聚地方社區的草根意識,建立居民對自我家園的認同與自信,透過「民眾參與」的方式提出具體之保存與發展計畫。  
聚落保存政策白皮書
  連江縣政府於民國八十八年底,提出「聚落保存政策白皮書」之後。確立了縣政未來的聚落保存發展方向:並提案經由議會一致通過劃設北竿芹壁、東莒福正、大埔等村為「閩東傳統聚落保存區」。保存區劃設的提案通過,為地方聚落保存工作的重要基石。亦宣誓了落實聚落保存政策的決心。
  而在聚落保存政策白皮書中,所提出的八項工作如城鄉工作室的設置、閩東傳統聚落保存區的劃設保護、閩東建築傳統風貌補助等三項工作已經先後完成外,亦計畫透過聚落保存綜合發展計畫的擬定(以北竿芹壁聚落保存發展計畫為示範),配套延攬傳統建築匠師的成立,執行專業的歷史性建築修繕工作;並同時選定適合發展社區總體營造的聚落,針對不同的漁村聚落制定聚落保存分級制度,發展聚落文化產業的輔導經營,以及精緻生活文化的推展。以期能達成傳統聚落之觀光發展計畫,落實聚落保存白皮書政策。
村村有特色之聚落保存綜合發展計畫
  聚落保存的綜合發展計畫必須充分的「因地制宜」針對每一個村落的現況以及建築環境條件制定不同的發展計畫(比如芹壁的發展計畫就不適用於其他傳統聚落如復興、四維等村),所以必須在一致的聚落保存政策下,規劃每個村落的屬性及營造法則,使每個村落皆能呈現不同的風貌及特色,達成村村有特色的目標。
聚落保存重點工作
  要改變聚落保存及空間需求的困境,聚落保存與城鄉新風貌工作的推展有以下重點工作:1.國宅政策的確立與加速推動落實,解決「住不應求」的空間使用需求量問題;2.都市計畫通盤檢討各聚落的分區,從主要計畫研擬各聚落的發展目標與規範限制,再由細部計劃訂定規劃設計之規範原則,呈現不同聚落的特殊地域特質與傳統風貌(村村有特色概念的發展),使每一個聚落依其不同的屬性條件景觀特色制定個別的聚落空間管制規則,與規劃設計施工規範;3.傳統民居建築修繕技術規則的建立,從建築之形式進行規範。
城鄉工作室的設置
  為推動「城鄉新風貌」的實踐、聚落保存政策的執行,進而發展馬祖的精緻文化生活與觀光產業,縣政府遂籌劃成立全國第一個「城鄉工作室」,「城鄉工作室」是一個隸屬縣政府建設局的工作室,代表了『宣誓性』的決心,專賣執行四鄉五島之聚落保存與城鄉規劃業務,並提出「聚落保存政策白皮書」八項政策,訂定分期、分區傳統聚落再造計畫期能透過府內跨單位的執行編組合作推動,進一步落實馬祖閩東之珠、希望之鄉的城鄉再造理想。
  『馬祖城鄉工作室』自修復第一棟位於南竿鄉牛角聚落的「一顆印」式的閩東傳統建築開始,為地方政府制定「聚落保存政策白皮書」,並透過都市計畫機制推動「傳統聚落保存區」的劃設,制定「閩東傳統建築管理規則與風貌維護管制辦法」,並研究訂定相關傳統建築「修繕技術規範成果」:在管制與技術的指導雙管齊下,有效的推動整合性的聚落保存。
閩東傳統聚落保存區的劃定
  馬祖目前仍有許多閩東傳統民居建築,分佈在各島村落之中;成為十分具有地域特色的建築風貌景觀。而少數因早年人口外移,如今人煙稀少的聚落 (如北竿芹壁、東莒福正等村落),卻因於長年的荒棄,而未經生活環境現代化衝擊,保存了完整的聚落形貌與紋理,此二聚落具體的呈現了傳統建築工藝之美與傳統漁村聚落質樸風貌,可稱為是國家級的珍貴文化資產。
  針對芹壁、福正等具有完整傳統風貌的聚落保存政策,必須審慎的評估、執行。一如生態敏感地區的開發,避免建設性的破壞,是關鍵的基礎考量。由於此二村落具有許多共通特質,如人口稀少(目前都只有三、五戶人家),聚落完整而未遭到現代建築興建的破壞,傳統的聚落空間佈局、型式保存完整,傳統民居建築工藝精緻(尤以芹壁為最)、其代表性;故可作為整體規劃、開發的考量,但必須遵守「一級修繕」的原則,將聚落建築予以原貌重建,方不至於因規劃設計的介入,而壞了傳統的風貌特質,造成無法挽回的錯誤改變。
  在審慎的評估、檢討相關的發展計畫過程之後,首要的工作就是透過立法的程序,將芹壁以及福正二村,劃定為「閩東傳統聚落保存區」的推動工作;唯有立法劃定保護區,實施相關禁、限建規定,方能保護聚落風貌在末來不至於遭到現代化的破壞。除了劃設聚落保存區之外,必須要制定相關的傳統民居建築「管制規則」,並訂定相關傳統建築「修繕技術規則」;在管制與技術的指導雙管齊下,方能有效的推動芹壁、福正以及其他村落的聚落保存與傳統民居修繕問題。
聚落修繕分級制度的建立
  傳統民居修繕分級制度建立的目的在於 「因地制宜、因勢利導」,不同的聚落條件有不同的修繕準則,可簡分成三級。
  一級修繕:聚落其有完整傳統民居建築風貌,並有整體保存條件之聚落民居建築群(如北竿之芹壁村、東莒之福正、南竿之津沙村 ),由於人口外流聚落大多是坍塌的空屋,較能呈現傳統聚落織理及地域建築風貌的整體性且百分之八十以上完整末經人為新造建物破壞聚落景觀之聚落,列為一級修繕區域,修繕原則為「以傳統之材料色彩、型式、工法,將聚落中之建築予以修繕、復建」,也就是「原貌重建」的修繕原則,保存完整的建築風格與聚落風貌。並針對內部空間的使用管理方向與空間機能,藉由傳統建材元素的轉化運用,進而提升內部空間品質與機能。
  二級修繕:此級修繕較適合人口住居密集的傳統村落(如牛角、四維等)建築,在新、舊建築交錯的環境之中修繕傳統民居建築,重點在於傳統風貌的保存與現代使用機能的融合,施工時可在門窗及室內裝修,屋坡夾層防水處理上以現代工程材料工法加強,並在建築內部增設現代化衛浴及廚房等服務空間(如同縣政府城鄉工作室作法)。這是變化最多,也最富設計彈性的一個修繕層級,掌握的原則是「傳統的外觀形式、材料、色彩及工法,並以傳統語彙改良的內部裝修,增設現代化的建築設備系統」。
  三級修繕:此級修繕適用於任何新造民居或修造民居在建築外觀型式屋坡及牆面色彩,材料質感上與傳統民居建築風格協調以外,可以接受任何新的工程材料(如鋼骨、RC等)及空間裝修行為。具體的做法是將建物在形式、色彩上取得適度的模仿近似傳統民居形式的模式,而在材料及施工上卻有最大的彈性。修繕的原則是以不破壞聚落整體風貌為宗旨,能適度的與原本的地景地貌相結合為其主要精神。
  修繕分級概念的提出,是希望能落實推動聚落保存工作與提供目前各級民居修繕一份施工的準則;希望在專業的引導與建議下,能有效的控制傳統聚落民居風貌不停遭到破壞的情形。其實,要兼具現代生活使用需求,並同時保持傳統民居外觀形式質樸之美,並非難事;民眾最主要是缺乏規劃設計與修繕技術上的支援,目前城鄉工作室正在彙整馬祖傳統聚落民居研究調查資料與各級修繕的營造法式,並掌握了各級修繕的技術規則與工法,希望能對馬祖聚落保存工作有些許的貢獻。
傳統聚落建築修繕再利用
  以芹壁、牛角村為示範性案例,制定相關修繕條例辦法(屋主提供建築物使用權八年供政府推動相關示範產業性空間,由政府輔導當地傳統匠師將建物全額修復使用),並配合城鄉新風貌的規劃與改善工作之外,由政府輔導經營文化產業,如復興村的「書齋咖啡屋、唐詩酒館、藝文畫室、老街茶樓、城鄉工作室、民宿等」建築空間,以計畫性的推動不同型態但相關聯的觀光產業;透過「老村的再造計畫」,活絡地方產業,輔導村內有意願的民眾。共同經管空間及產業。
  馬祖其他傳統村落的再生。如仁愛、津沙、四維、白沙等聚落中持續推動保存再利用,將原本荒頹、破落的傳統漁村,透過聚落保存建築修請、周邊環境優質化與文化產業再利用的過程,再造富有馬祖地域特色的傳統聚落,充分與自然環境、歷史人文環境結合,並兼顧地區整體風貌的管制。並建立「建立城鄉工程規劃專責督導、審核、輔導機制」進行廣泛、專業的品質把關,結合社區居民與社區規劃師的共同參與,社區居民意見整合,以實質的古厝修繕動員及經營管理活化再利用之計畫構想與實驗遊程,帶動社區居民參與經營維護。
閩東建築傳統風貌補助
  在分級修繕的大原則確立之下,傳統民居建築風貌的保存除了靠「閩東傳統聚落保存區」的劃定,相關傳統民居建築「管制規則」及「修繕技術規則」的建築管理辦法之外,可採行更積極、主動的補助辦法,來獎勵民間參與。訂定「問東建築傳統風貌補助」辦法及審查、執行細則,透過獎勵的方式來支持主動以閩東傳統建築型式、風貌來興建或修建民居建築的民眾,使聚落保存的推展能更紮根於民間。
傳統建築施工隊的成立
  聚落保存工作的執行,常常面臨的問題就是傳統建築匠師技術的式微及失傳。故在民居的修繕過程中,往往會由於尋覓不到傳統師傅施工而改採較普遍的現代建築施工,造成傳統風貌的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鋼筋混凝土建築,傳統聚落於是乎失去了地域色彩,失去了價值。
  為了推動聚落保存的整體工作,並達成傳統民居修繕專業施工的目標,在城鄉工作室成立之後的首要目標就是籌組「傳統建築施工隊」,將目前現有的傳統建築匠師與部分現代營造技術師傅加以整合,組成一個專業的傳統建築施工隊,配合城鄉工作室的相關規劃設計,執行傳統民居的修繕與重建工作推展。施工隊的組成包括傳統石匠師傅(包括傳統屋坡壓瓦施工)、大式木作師傅裝修木作師傅、泥水師傅、水電師傅等成員。能達成聚落保存各級修繕的施工水平與要求,並遵循傳統的「型式、材料、色彩、工法」等四大原則,修繕傳統建築。

  >> 回頁首
馬祖聚落的保存與永續經營
  由原本荒頹、破落的傳統漁村,透過聚落保存的過程,將老村再造。富有馬祖地域特色的傳統聚落可以獲得新的生命,並透過藝文活動與文化產業的經營帶動之下,推展精緻的生活休閒,結合觀光的發展,馬祖將會是一個充滿藝文氣息的觀光休閒島嶼,整體生活品質的提昇指日可待。
永續發展之城鄉再造規劃目標
  永續發展(sustainable)與聚落保存觀念,在西方已經行之有年;而相較於西方,台灣目前仍處於觀念萌芽的階段。無論如何,及時研擬出適合馬祖的永續發展執行策略;並透過與地方政府的合作機制,才能進一步的實踐與落實。
精緻文化生活的推展
  聚落保存工作除了建築硬體上的修繕之外,其實最重要的,還是在於背後支持其能永續發展的經營管理策略等軟體。但如何貼切而實際地反映傳統聚落於現代社會的價值,如何積聚聚落保存經驗,融入現代社會對歷史傳統的價值觀,邁向古厝再利用與精緻文化產業的經營推展理想目標,更是最重要的課題。
  「閩東建築委外經管管理及閒置空間再利用計畫」。進一步的擴展民眾的參與,是賦予聚落保存工作永續發展的生命力。
  因此,將主要經營管理工作內容分為三階段執行:1、現有古厝經營管理規劃利用實質行動計畫;2、行銷推廣及實驗套裝遊程專案企劃;3、永續管理維護輔導及未來產業經營能力培訓。
  聚落保存的目標,除了推動文化產業的振興與活絡,提昇整體觀光品質與旅遊深度之外,內而求之的就是推動各村實質的生活改善目標。而這項目標即是希望藉由整體生活環境品質的改善,進一步推展「精緻文化生活」與促進本土藝文的發展。
傳統聚落文化產業輔導經營
  在北竿芹壁及南竿牛角之外的其他傳統村落,如復興、津沙、四維等地;除了配合城鄉新風貌的規劃與改善工作之外,由政府輔導經營文化產業。例如復興村的書齋、酒館、畫室等先前整修的建築空間,加以計畫性的推動不同型態,但相關聯的觀光產業;不但可以落實整合性保存的目標,更能透過「老村的再造計畫」,活絡地方產業,改善村民生活並進而提昇整體文化素養與精緻生活品質。也可輔導村內有意願的民眾,共同經營傳統民宿、傳統繕食、品茶文化、咖啡館、酒館或傳統手工藝品、觀光紀念品等觀光產業的經營。
總量管制之聚落城鄉風貌再造與觀光發展
  聚落保存工作,除了建築硬體的修繕與保存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能夠兼顧人文生活發展與文化產業的再造。也就是達到兼具建築與人文的整合性保存目標進而使傳統聚落能呈現新風貌。除了推動文化產業的振興與活絡,提昇整體觀光品質與旅遊深度之外,內而求之的就是推動各村實質的生活改善目標,進一步推展「精緻文化生活」與促進本土藝文的發展;透過聚落保存的過程將「老村再造」。
  在整體聚落保存計劃推動的過程中,「總量管制」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觀念。在馬祖有限的地域面積下,居民人口加上觀光客的總量、汽車的總量,都是影響整體生活品質與觀光品質的重要指標性數值。所以事前做好完整的計畫,並透過總量的控制,維持汽車的成長、人口的成長在一定的數量下,確保馬祖鄉親的生活品質與旅客觀光品質。

  >> 回頁首
改善空間:地方永續經營發展之路

聚落保存理念及政策的改善空間
  馬祖因地方較為偏遠,政策上基於珍惜或補償的心意,一直有各部門分別投入相當多的經費,卻末經全面審慎評估規劃即貿然行動,未必是當地所能承受的,甚至於損害了既有的獨到特質。觀光客要看的是獨特景物之原貌,而不是像環島景觀大道般,毫無地緣關照的公路建設。(郭瓊瑩)
  馬祖其特殊人文環境,馬祖能做的台灣未必能。沒有聚落保存空間,就不會有保存軟體。馬祖傳統聚落建築的修繕,推動「不在地屋主只要願意簽署出讓使用權同意書,按修繕費一定百分比所換算時間內的使用權,政府就負責修繕及使用維護的工作。」和地主簽約來合作這種模式值得台灣學習。這是台灣本島環境不可能做到的。(喻肇青)
  因為城鄉風貌經費的投入,馬祖珍貴的聚落得以大規模的保存下來。只不過,在工程品質及所添置設施上仍有改善空間。另外,基於永續經營的觀點。房子修好之後的管理維護工作不容忽視,應該要有專業有心的管理機構,來全面經營管理作為民宿的聚落,才能有今人樂觀的末來。(郭瓊瑩)
  馬祖有四個地方在推動聚落保存,未來應該要著重建管,也就是設計準則。當地違建一般蓋出來都不好,如果要蓋,規劃團隊義務幫忙規劃,把居民需求放進去,規劃好再找建築師想辦法,讓房子有品質、合理合法的保存。參與專業團隊在此扮演很重要角色,牛角村從無到有,鐵板村由有到更好,唯有把社區營造及城鄉風貌從有變更好,才能是生態社區,未來的永續社區。(喻肇青)
聚落保存技術及品質的改善空間
  馬祖的發展及建設普遍受到關注,從各單位來的經費很多(營建署、觀光局、離島建設),卻無整體性掌控,申請經費及推動工作計畫有重覆、多餘的現象,甚至對環境造成負面的影響。如:芹壁村測繪調查補助多次、聚落做眺望台、原來的小步道加寬及加了影響景觀的欄杆,是觀光式的人工物及景觀,與原場所精神背離,破壞原有風貌。(王惠君)
  芹壁村原和海的有親密的關係,卻因設置承載過多功能的沿岸道路:道路下有集雨水的水庫,而割裂山海因緣。就此,實應以更細膩的工程手法操作,讓芹壁與海的關係仍能建立。(陳 板)
  當過多的施作,太多的人工鋪面,也評會擔心變成跟台灣的景觀一樣。而沒有馬祖當地特色;資源太多,地方承受不來,反而造成過多設計及設施。牛角村乍看之下很像九份的尺度。可是比較好的是有些政府可掌握的尺度可以慢慢去改變,這部份比九份好太多了,九份太過都市化及消費化的文化。(李永展)
  馬祖聚落保存計畫中有針對聚落持質有分級施工要求品質,看來好像關照周全。實質則有落差,甚至於修復後不久即損壞;而聚落再生使用的規劃設計,忽略原空間的功能及格局,在不合宜處放了廁所等空間設施,是很粗糙作法。(王惠君)
  因此,馬祖急須回歸原點的思考:馬祖要的是什麼?原來的吸引人的內 涵是什麼?
  南竿那咖啡廳的錢從哪裡來,其實是別的工程經費剩下的有限經費,慢慢去修,而精緻動人結果;芹壁聚落補助大筆經費的大幅整修反而造成趕工粗糙的結果,沒有發揮聚落歷史保存應有的品質與功能。(王惠君)
聚落保存與社區參與的改善空閒
  馬祖的社區組織在醞釀成熟中,如:曹議員、楊醫師等地方意見領袖與文化界先進們的鼓吹,是使社區能成熟的主因。他們非常歡迎外界的學者專家,連繫了包含台大城鄉、台科大、淡江、中原等學校,儘可能迎接全國各地專業領域的人來給他們意見,是少見的,願意接受外來的專業意見的地方。(陳 板)
  馬祖地方人有心,很能接受各方給的意見,但因外來者很多,但很多人對地方不甚了解,若無整體性定位思考,則難以面對及接納各方專業者的盛情及熱心提議。又例如建築師兼社區規劃師進駐是很好的,但他一年來幾次,每次待多久,對這裡有多了解?城鄉風貌是整體性的,應有一橫向溝通的機制及團隊來做整體整合掌控。(王惠君)
  馬祖因為先前戰地政務的發展限制。所以留下很多東西,他們也很快的開始注意到自己文化的價值。最近,他們更開始進到更基層的社區保存,包括鐵堡、津沙、牛角、芹壁。他們開始去反省,從外面進來的觀點要經過怎麼樣的過程,才能變成自己的價值和力量,這個力量如果能夠開始起來,馬祖會有更好的發展。可惜的是,公部門對於社區、社團運作還是抱持較擔憂的心情,所以像社造中心的工作還是不由社區組織、社團來承接。(陳 板)
  在一次社區營造員培訓課程中,芹壁社區營造員:前任村長王小姐哭了,因為自己文化不被重視。專業團隊幫他的家重新整修了,芹壁村像古蹟維護的樣子維護了,但生活的痕跡不見了。原一漂亮的小橋,卻多餘的加設了了不相容的欄杆,不可思議。投入在芹壁的專業團隊很多,但在地人卻莫可奈何。(陳 板)
  對馬祖人而言,持續學習才是重要的,要的非立即的經費補助,而是大家持續的去關心環境的經營。(王惠君)

  >> 回頁首

計畫基本資料
計畫名稱:馬祖芹壁聚落修繕工程
基地位置:福建省連江縣北竿鄉芹壁村民居修繕
執行期程:2001年02月~2001年07月
規劃設計:沈祖海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施工單位:積家營造、駿富營造
資料來源
1.福建省連江縣政府 
2.沈祖海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關鍵詞:城鄉風貌城鄉 景觀

 瀏覽人數: 4885  更新日期: 2012/09/14 轉寄好友 | 友善列印 | 轉存PDF | 回上頁 | 回頁首